【威士忌组登月计划】最后的晚餐(上)

    9月11日   16:00 65小时

  

  1

      秋夜的风无端的有些萧瑟,哪怕穿着外套也挡不住汹涌的寒意。几片枯叶顾自从树上晃悠悠地落下来,掉在赤井秀一那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旧夹克上,像个应景儿的挂件儿。他抬手扶掉了肩头的落叶,倒是不那么像熔铸了的被抚摸到泛着油光的铜像了。

       “叶落归根”赤井秀一的脑子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现了这个词,他低头看看满是枯枝败叶的树根觉得这词多少是有些道理的,只是这文绉绉的词堵上他连着做卧底来来回回三十余年的经验来讲只有苏格兰说的出来。

       一阵风从赤井秀一的后颈扫过,吹醒了他忙的快要发昏的脑袋。 “ 苏格兰叶落归根”他冷的耸了耸肩,这笑话可一点儿都不好笑。那群狼可不会放任苏格兰安安静静的魂归故里。

     2

        降谷零,不,现在应该叫波本,正披着他温柔和善的皮完成他最后一份在咖啡厅里的工作。

    “梓小姐,之后就辛苦您了!”

     “不不,安室先生太客气了,店长说很快就会有新员工入职了,只是波洛少了安室先生这样的招牌恐怕不会像今天这样热闹了……对了,还没有祝贺安室先生成立了自己的事务所,从毛利先生那里结业了呢!”

      “哪里哪里,我和毛利老师比差的还远呢,小梓小姐谬赞了。我正式告辞了!”

      ……

     波本把失去声息的尸体投入湍急的河水中,看着朗姆发来的“已查收”邮件关上手机准备返回公寓。这本该是贝尔摩德的任务,但最近的风着实不大太平,她被另一个任务的尾巴绊在了东京区的一所据点。

       年久失修的路灯照的地面上的影子支离破碎,波本抬头看了看月光与灯光的对比,得出结论——难分伯仲。只是头顶上似曾相识的天台让他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顺着钢筋架构的楼梯慢慢走上去,并没有想象中会发出的咯吱声,多年前的教训让他涨足了经验。

        冰冷,是的,当波本再次站回多年前的视角,他的视线被那块光秃秃的水泥墙深深地吸引住了。记忆里那片惨白冷硬的鲜红被风尘清理的干干净净,只留下数不清的凸起,仿佛从未存在过。

      好像下雨了,波本尝了尝嘴上滴落的雨水,是咸的。但如果他的视力还算正常的话,最起码覆盖天台的天空没有半分下雨的迹象。那他脸上的水难道是空气中某点的水雾过于饱和凝结成的?波本面不改色的给自己开了个无伤大雅的冷笑话,好像有点冷,他突然意识到已经是秋天了,时间上堪称是奇迹的还原让这一切看上去像是某个冗长IP的烂俗结尾。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他并没有想要充当这个故事的演出者。时间接近深夜,该回去了,他想,电脑里还有需要赶在天亮前传递的文件。世间的一切都会按照既定的轨迹运行下去,不管是波本还是安室透都不能与之对抗。

       寂静的夜里无论多么细微的声音都格外刺耳,更遑论锈蚀的铁门不知被那条街上的醉汉整个儿撞上,年久失修的钢架构混乱的仿佛地壳运动。波本嫌恶的撇了撇嘴,他还不想与那位冒失的访客来一场午夜邂逅。

      衣冠得体的绅士轻盈的跃进积灰的栅栏,通情达理地为冒失的访客提供一个可供自我疏解的寓所。也不知是不是月色太美的缘故,绅士忽视了地面的玄机,坠入了蛛网编制的梦境。

       3

       昏暗,破败这是波本的初印象,称得上是脏乱的楼梯间里忽明忽暗的灯泡提供了微弱的光线,波本灰紫的瞳孔隐匿在阴影中,悄无声息地观察着周身的环境。恐惧,是的恐惧,波本或者是说降谷零从未想过这堪称是废弃的天台竟然会有如此玄机,这简直是挑衅!

       夜晚没什么比光线跟明显的存在了,赤井秀一并不意外自己被波本发现,但这并不代表他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尤其是当他拖着一只孱弱的狼的情况下。

       波本试图将眼前脱离轨道的一幕彻底抹杀,英雄是早已退场的角色,不需要再登场收割什么情怀,正所谓“人生有死,修短命矣”。波本不知道自己今天晚上中了什么蛊,像是意志力薄弱的ptsd患者。看,他这次更加严重,莱伊和苏格兰,这是又什么恶趣味的搭配?

       苏格兰也想理解今晚的不同寻常,毕竟他可是唯物主义论的忠实信徒,莱伊和波本大概也没有背着他学习魔法的癖好。眼看波本试图违背原则对自己履行清道夫的职责,苏格兰不得已举起尚且完好的左臂向波本致以问候。

       红色永远是最令人平静的颜色,波本安静了,危机解除!苏格兰忍不住为自己喝彩。当然,危机褪去不代表夜晚可以就此沉寂。首先需要解释的是他是如何从酒吧被带到这个难以描述的地方的,姑且认可它是莱伊口中的天台。

  4

         怀疑,惊惧,费解,惊喜,波本觉得自己大概是躺在了潘多拉的幻境中,不然眼前的幻境怎么会如此真实 。苏格兰还是诸伏景光这大概是个世界难题,亦或者眼前的一切不过是组织里那些老家伙试探的新公式,也即苏格兰=贝尔摩德这个可笑等式的成立 。他大概是无法说服自己平静的接受所谓的现实,因为这不管是看上去还是听上去都荒谬到可笑,像是琴酒来自克勒勃一样匪夷所思。

       但是像是世界上难解的谜题大概都会有一个突破性的答案一样,现实往往比幻境更虚假,苏格兰确确实实鲜活的站在他眼前,这实在令人惊喜,如果选择性的忽略他咳出的血液的话。当然,他想他应该学会感恩,毕竟无论如何他都见到了活生生的苏格兰。

       好吧,波本想,他总是会对苏格兰过分宽容,无论是长达数年的隐瞒还是命运般时空的交错,都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就像他无法质疑苏格兰的真假一样。

  

评论
热度(1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染井吉野 | Powered by LOFTER